电子竞技更高目标:连三年成亚洲室内运动会项目

更新时间:2021-06-14 04:00:13 作者:郝一鸣 阅读:12911

电子竞技选手在比赛中。

陈彬

■ 本专题撰文 本报记者 李斌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廖艺

在不久前落幕的国际奥委会(IOC)执委会会议上,8个运动项目的“入奥战争”终于暂时尘埃落定,摔跤、棒垒球和壁球将在9月展开“终极PK”。不过,不要以为“瞄准”奥运资格的只有这8个项目——为了完成电子竞技从业者让电子竞技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梦想,国内某游戏门户网站面向全球玩家发起了一次签名请愿活动,申请将电子竞技比赛列入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活动开始后很快就引起了大量的关注,目前已经有来自83个国家和地区的7000多名电子竞技爱好者参与了签名,其中不乏电竞世界中的代表性人物和战队,例如SKY李晓峰、TeamLiquid战队(美)、Alliance战队(瑞典)等等。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商家的一次炒作,不过,第4届亚洲室内暨武术运动会将于本月29日在韩国仁川揭幕,电子竞技已经连续第3年成为这一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今年除了中国队将继续参赛,中华台北队也将首次组队参赛。除了拥有自己的世界性大赛,电子竞技似乎也在一步步努力争取“正统体育界”的认同,那么,这项新兴的“非典型”运动项目,究竟会有怎样的明天?

被视为“洪水猛兽”的体育项目

中国的电子竞技参与人群非常庞大(参与电子竞技活动的人群在中国达到1.5亿人以上,但职业选手并不多),但电竞在中国的发展一直都是坎坷前行,诸多专家学者对其嗤之以鼻,还被主流体育运动员也视为“异类”。今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组建电子竞技国家队参加第4届亚洲室内运动会的消息,还曾引发一场电子竞技到底算不算体育项目的讨论。有人认为电子竞技只是玩游戏,也有人认为电子竞技和围棋、国际象棋一样是体育项目。

电子竞技得不到认可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它和电子游戏之间的天然紧密的关系——后者被视为影响青少年学习的“洪水猛兽”。常州SCG对战平台运营主管耿生航告诉记者:“这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是中国教育环境和认识的问题。我是篮球爱好者,我上高中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去打一天的篮球,同样不想做作业,但没人说篮球是洪水猛兽。”

实际上,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2008年又重新将其定义为第78号体育项目。电子竞技的国家队也不是今年才有,2007年,当电子竞技首次被列入亚洲室内运动会,成为第2届亚洲室内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时,中国就派出了电子竞技国家队,并取得了3枚金牌。2009年的第3届亚洲室内运动会,中国电子竞技国家队则取得1金1银4铜的成绩。

在亚洲级别的运动会“站稳脚跟”之后,电子竞技又迫不及待地向奥运会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尽管这声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有专业人士认为:“现在申奥请愿这种事情,虽然只是在小范围(行业内部)比较火,但也说明电子竞技已经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认同。”就连中国奥委会的官方微博也发布调查,与网友讨论电子竞技的“普遍性”和“受欢迎度”。有分析人士称,电竞申奥已逐步受到国际有关组织的关注。

中国电竞 迷茫与坎坷中自发成长

对于电竞项目的发展前景,大部分业内人士并不寄望于国家的大力推广,“这是烫手的山芋,谁推广都可能被冠上‘误人子弟’的帽子。所以只能顺其自然,更多是寄望社会的认识和家长的开明,也就是说,寄望于时间。”这也就决定了电子竞技发展的特殊规律,即是以社会自发发展为基础。要知道,就算是被视为“正统”的体育教育,目前在社会和校园内也未能蓬勃开展,想要重点推广电子竞技,多少有本末倒置的嫌疑。

目前业内的统一观点是,电子竞技是体育项目的一部分,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在青少年能顺利接触各种体育项目进行锻炼的情况下,电子竞技只是其中的一个选择。

过去十年,电子竞技虽然有了体育项目的“名分”,但实际上的发展并不稳定。一些著名的职业俱乐部、战队,有些早已解散,有些在苦苦挣扎,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依然是“生存”。这和电子竞技自发成长的过程有很大关系,在国家没有明确出台行业规范时,一些职业俱乐部的不成熟以及行业规则的混乱成为电竞发展的掣肘。一些所谓的职业俱乐部其实只是打着电子竞技幌子的黑网吧,这些都对电子竞技的发展形成了伤害。

理清电子竞技和游戏的关系,玩家、家长需要有理智的认识,而电子竞技行业,则需要在发展中探索新的模式。近日某网站发起的全球范围的“电竞申奥”活动,就显示出商家对这个行业未来的看好。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专业的电竞项目的平台,其特色即是玩家能在其中成立职业俱乐部,同时也能够被职业俱乐部选中,获取固定工资和奖金,还有一系列的规则对职业俱乐部进行约束。这种模式对中国职业电竞整体发展都有借鉴意义。

一方面是发展的迷茫,一方面则是商家的青睐,中国电子竞技就这样在各种质疑与称赞声中坎坷而又顽强地前行。

展望前景:

期待规模化和产业链

原Dota职业选手,曾先后效力于GooG、Kscn、G5、CH、ToT、DK、Nirvana、LOH等多支实力战队。“世界第一影魔”YaphetS的职业领路人,与其并称为“双子星”。退役后专心制作Dota视频以及网络、电视讲解。

广州日报:这个行业的收入如何?

陈彬:还算可以,电子竞技的收入主要是看成绩。现在和往年比较起来已经很高了,过去一个月工资可能只有两三千元,连生活必需都达不到。现在一般好的战队成员月薪会达到5位数。成绩很重要,例如西雅图的Dota邀请赛,冠军奖金是100万美元,当然这也和项目有关系,像Dota就高点,LOL好像低一些。

广州日报:即便有不错的收入,很多人想从事这个职业时仍会很困惑。

陈彬:我个人是不建议大家进入这个圈子的。以前大家都不知道电子竞技的概念,大部分人都以为就是网游。但我个人认为,参加电子竞技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都是以此谋生的人。所以大家要分清楚这个概念。如果你觉得这是在玩,需要从中获取开心和娱乐,那么还是玩网游吧。

广州日报:家长始终认为电子竞技就是游戏?

陈彬:这个也是因人而异,有些家长会比较了解,比较开明。这个需要时间去改变。国家对电子竞技也并不是太支持,电子竞技在中国发展到现在的整个过程,其实完全是自发成长的,毕竟我们和韩国不同,我们的娱乐业也是最近几年才大幅发展的。

广州日报:家长其实担心更多的可能是孩子的未来,毕竟电子竞技也算是“青春饭”。而且对软件公司的依赖性特别强。记得上次亚洲室内运动会就有NBA LIVE的项目,但现在已经被放弃了,这部分职业选手将面临很多困难。

陈彬:中国的电子竞技毕竟还是起步阶段,还很不完善。我觉得应该规模化,形成产业链。例如退役的选手可以继续从事比赛解说、比赛组织等职业。但至今为止,电子竞技都是在自发地发展。值得欣慰的是,我发现周围以电子竞技为职业的选手,大部分的家庭环境都是还可以的,至少有后路走,而且这个圈子里好人比较多。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